公開課微信二維碼 掃一掃,關注公開課, 共同分享有建設性價值的商業思索、見聞和感悟

管理知識

當前位置:首頁 > 管理知識 > 行業信息

成本優勢消失的中國企業如何自救

2016-01-28 10:28:55作者:admin    來源:    點擊: 407次
【本文導讀】成本優勢消失的中國企業如何自救 10月1日,國家統計局公布了PMI的最新統計數據:2015年9月,中國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PMI)為49.8%,比上月微升0.1個百分點,連續兩個月回落后出現微幅回升。 但
  成本優勢消失的中國企業如何自救

  
  10月1日,國家統計局公布了PMI的最新統計數據:2015年9月,中國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PMI)為49.8%,比上月微升0.1個百分點,連續兩個月回落后出現微幅回升。
  
  但這并沒有令國內經濟界感到樂觀。“雖然本月官方制造業PMI有所回升,但仍處于臨界點以下,并低于歷史同期水平,表明內外需求依然偏弱,制造業下行壓力仍然較大。”國家統計局服務業調查中心高級統計師趙慶河如是解讀。
  
  數月來,關于中國經濟的宏觀數據持續趨弱,9月21日,中國社科院發布 《經濟藍皮書夏季號:中國經濟增長報告(2014—2015)》,將2015年中國經濟增長速度預測為6.9%。
  
  中國經濟與中國制造業下行壓力不減,中國實體經濟進入寒冬。9月底國家統計局公布,2015年8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4481.1億元,同比下降8.8%,降幅比7月份擴大5.9個百分點;國有控股企業前8個月實現利潤總額7564.2億元,同比下降24.7%。
  
  與統計數據相對應的,是中國企業大批的裁員、倒閉。9月21日晚,東北地區最大的煤炭企業、地方大型國企——黑龍江龍煤礦業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龍煤集團”)宣布未來3個月將分流10萬員工,繼今年4月中國石化宣布分流部分員工緩解利潤下滑壓力后,這一消息再度引發了強烈的社會關注。
  
  國企之外,聯想集團全球裁員約3200名非生產制造員工、漢能集團裁員2000人、阿里巴巴大幅縮招降薪,珠三角、長三角地區的制造業大省接連出現工廠倒閉“史上最慘烈裁員潮、倒閉潮來襲。中國經濟怎么了?中國制造業熬過了2008,卻熬不過2015?”進入2015年,質疑與擔憂從未停止。
  
  市場通縮、外資撤離,中國經濟與中國制造業下行壓力不減,中國實體經濟進入寒冬。 
  
  面對市場上的通縮和一些外資的撤離,中國制造業還能不能像2008年那樣渡過危機?陷入困境與迷局的中國企業又如何尋求自己的活路?企業觀察報記者多方采訪,試圖還原中國經濟的真相與答案。
  
  無可奈何的裁員與倒閉
  
  “大面積裁員,甚至關停企業,其實我們也非常無奈。”溫州企業家聯合會的老板們言語間流露痛惜。他們對企業觀察報記者說,進入2015年,企業一直無法扭轉利潤下滑的頹勢,只好通過大量裁員來應對訂單的縮減并減少企業運營成本。
  
  而這不過是眼下中國企業群體生存狀態的一個縮影。在國內經濟持續下行的壓力之下,連大型國有企業都陷入利潤困局。“國企要深化改革、轉型發展,中石化將對一些能耗高、效益差的老裝置停產,因此少數員工肯定要進行培訓轉崗。”今年4月,中石化將分流部分員工的消息傳出后,中石化通過其官方微博如是回應。
  
  “讓中石化痛下決心改革的根本原因是集團身負利潤下降的壓力。”彼時,有接近中石化集團的人士稱。中石化2014年年報顯示,公司股東應占利潤為464.7億元,同比下降29.7%;而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今年2月在河南油田調研時透露,預計2015年中石化上游全面虧損,過去上游每年都是300億-400億元的利潤,今年上游預計限虧16億元。
  
  9月下旬宣布分流人員的龍煤集團也是這種情況。有龍煤集團內部人士告訴企業觀察報記者,2014年,龍煤集團已虧損接近60億元。按官方“2015年前8個月同比減虧11個億”的口徑看,龍煤集團今年三季度虧損仍30億左右。
  
  近日,企業觀察報記者從知情人士處探知,神華集團也已開始降薪裁員。
  
  國家統計局最新發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1-8月份,國有控股企業實現利潤總額7564.2億元,同比下降24.7%。
  
  國企艱難,民企的日子同樣難熬。2015年8月,中國個人電腦和智能手機制造商巨頭聯想宣布將裁員5%的消息一出,立即引發國內外輿論的關注。聯想提出,在公司尋求重組和降低PC業務成本之際,打算裁撤3200個非生產制造崗位。公司將精簡智能手機業務,減少產品數量,提高差異化水平。
  
  “聯想此番裁員、重組的背后,實則是市場激烈競爭和全球需求疲軟所致。” IDC中國企業級研究部研究經理胡向東對企業觀察報記者說。據聯想財報,今年二季度,聯想凈利潤同比下滑51%至1.05億美元。聯想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楊元慶表示:“上個季度,聯想面對的是近年來最為嚴峻的市場環境,公司在主要市場經歷了重大挑戰。”
  
  據了解,國內家電領跑者格力電器也已傳出裁員的消息。
  
  “實際上,除了企業被盈利所困,外資的加速撤離亦是引發此次國內企業大面積裁員與倒閉的一股主要力量。”杭州飛波機械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水昌告訴企業觀察報記者。
  
  全球經濟震蕩加劇,裁員成為企業縮減成本的最直接辦法,世界500強也不例外。9月中旬,惠普、高通、江森自控集團幾乎同時對外發布了裁員消息。其中,惠普公司未來3年裁減員工數量將高達2.5萬至3萬人。有外媒統計,今年“世界500強”企業中,有115家制訂了裁員計劃。
  
  世界經濟下行,除了自身裁員,大批外資企業還在撤離中國。今年2月,日本知名鐘表企業西鐵城在華生產基地——西鐵城精密(廣州)有限公司宣布清算解散,千余名員工被解除勞動合同,限期離廠;與此同時,微軟則計劃關停諾基亞東莞工廠和北京工廠,涉及裁員9000人。
  
  “更為嚴重的是,外企撤離引發的一連串連鎖問題。”李水昌等民營企業家對此紛紛表示出擔憂,短期內,外資外企的逃離不可避免地會令一些涉外工廠面臨倒閉危機,比如,諾基亞關閉北京和東莞工廠,將導致多地數家萬人制造企業破產倒閉。
  
  2014年底,知名手機零部件代工廠蘇州聯建科技宣布倒閉,隨后聯建的兄弟公司,位于東莞的萬事達公司和聯勝公司相繼倒閉,三家公司累計員工人數近萬人。在聯建科技倒閉之際,位于蘇州的諾基亞手機零部件供應商閎暉科技也宣布關門停產。
  
  眼下,外資撤離仍在繼續。松下、日本大金、夏普、TDK等均于日前宣布計劃進一步推進制造基地回遷日本本土;優衣庫、耐克、富士康、船井電機、歌樂、三星等世界知名企業則紛紛撤離中國,在東南亞和印度開設新廠。
  
  中國制造業將繼續收縮?
  
  中國社科院9月21日發布的《經濟藍皮書夏季號:中國經濟增長報告(2014—2015)》,將中國2015年經濟增長速度預測為6.9%,經濟增長減速來自企業與個人投資的下降;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副院長馬曉河對經濟的總體判斷指出,今后幾個月,中國經濟增長仍是總供給、總需求失衡,供大于求的態勢不會改變,需求回升不會太快。
  
  對此,民生宏觀經濟團隊表示,整體而言,產能利用率不抬頭,經濟仍在下行。目前需求萎靡下,工業生產意愿弱,生產量低迷;美元加息疊加黑天鵝事件,全球大宗跌跌不休,工業價通縮;實體去杠桿,資金需求不強,這些指標皆指向一個事實:中國產能利用率仍在走低,經濟依然下行。
  
  中國經濟下行壓力未減,不斷加重著中國實體經濟身上的枷鎖。“中國企業所處的困境,實則是中國制造業的新一輪危機。”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綜合經濟戰略研究部研究員汪紅駒告訴企業觀察報記者,與2008年的那場世界性危機不同,2015年的這場危機是中國的結構性危機。
  
  2014年下半年以來,中國經濟便已步入下行通道,而實體經濟,特別是制造業出現了比較嚴重的問題,不僅不能為穩增長提供支撐,反而成為了經濟穩定增長的拖累。最新數據顯示,中國9月財新制造業PMI終值47.2,連續第7個月低于50.0的榮枯臨界值,PPI繼續大幅度下滑。“這表明內外需求依然偏弱,制造業下行壓力仍然較大。”國家統計局服務業調查中心高級統計師趙慶河表示。
  
  作為中國經濟的支柱,制造業發展到如此蕭條,緣于中國經濟長久以來所依賴的成本優勢的消失。
  
  汪紅駒坦言,盡管中國經濟經過30多年的發展,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可實際上中國經濟的基礎非常薄弱,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以后的相當一段時間內,中國是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以犧牲環境、資源和壓榨勞動力價值推動經濟增長。可是,一旦成本優勢消失,出口導向型經濟就沒有了生命力。
  
  “我們的成本優勢正在快速消失。”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周其仁指出,勞動力供應不斷減少、實際工資上漲,以及迅速上升的綜合成本,這是本輪中國制造業危機和中國經濟增速下行的最主要原因。
  
  2014年8月波士頓咨詢公司發布的《全球制造業成本變遷報告》顯示,目前中國制造業的成本僅比美國低4個點。
  
  內外需求持續偏弱與綜合成本迅速上升,讓資本的盈利空間越來越窄,這也引發了外資企業大量撤離中國。
  
  “一方面,美國、日本等西方發達國家復蘇經濟乏力,通過回流部分低污染的高端制造業坐實自己的實體經濟;另一方面,綜合成本較低的越南、印度等東南亞國家正在中低端制造業上發力,以對接美日等外資企業從中國撤離的中低端制造業。”對外經貿大學金融學院教授丁志杰告訴企業觀察報記者說,“這令眾多涉外中國企業倍感焦慮。”
  
  而更加令中國企業感到焦慮和迷茫的是,沒有了成本優勢,以制造業為主體的實體經濟還早已在全球制造業的升級換代大潮中掉了隊。他指出,不得不承認的事實是,近十余年來,以房地產業為主的虛擬經濟導致了中國經濟的嚴重失衡,在房地產業泡沫式發展的十余年里,制造業為主體的實體經濟升級換代被耽擱了,中國經濟出現嚴重的“空心化”狀態。《金融時報》資深記者彼得?馬什就曾這樣指出,“中國贏得了制造,但失去了研發。”
  
  “海外需求疲弱,持續的裁員、仍在繼續的去庫存以及采購活動的減少,都預示著中國制造業將繼續收縮。”對于未來, Markit經濟學家安娜貝爾?菲德斯(Annabel Fiddes)表示。
  
  中國企業當下如何自救
  
  “用‘中國市場換西方技術’的后發崛起戰略已經不合時宜。西方對中國高技術產品出口的死死控制,以及他們對‘中國山寨—蘇俄技術—鯨吞世界市場’的警覺,已倒逼中國制造業只有大力推進擁有自護產權的技術創新,才可能抓住中國制造的最后一公里,助推其重新勃興在世界市場。”多位業內人士表示。
  
  “當前嚴峻的經濟環境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極大的考驗。很多企業家都已意識到必須通過轉型升級、生產高端自主品牌來求得出路,今年5月國務院發布《中國制造2025》行動綱領后,多項鼓勵制造業轉型創新的政策也陸續出臺,但現實中的種種情況和問題都決定著這并不是短期之內可以完成,無法解當下燃眉之急。”江蘇淮安麥光照明科技有限公司一葉姓經理這樣對企業觀察報記者說。
  
  一家東莞鞋企負責人感到同樣的困頓,“經營20多年的工廠,只有做代工的簡單思維,沒有針對消費者個性需求的敏銳市場觸覺,從加工廠轉型生產高端自主品牌談何容易。”
  
  創新、轉型是一個很長的過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那么中國企業當下怎么辦?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周其仁認為,我們的企業需要做的是調價,通過重建價格優勢,贏得時間去建立獨到性優勢,“把價格調下來,市場就起來了。”
  
  “就像當年柳傳志提出的‘毛巾擰水’理論,成本就像毛巾里的水,看似干了,使勁擰總還能擰出水來。中國無論是企業、政府,還是整個國民經濟,有沒有可能在短期內把虛高的成本給擰下來,從而贏得一個過渡期,來支撐創新和轉型,支撐更高水平的開放?”
  
  在周其仁看來,調價就是靠降低政府服務價格,靠擰掉制度成本把價格優勢找回來,而當下的經濟氣候下,上海自貿區、前海自貿區等大幅降低制度性成本的優勢區域無疑是企業最佳的遷徙地和發展地。
  
  此外,IDC在一份預測2015年中國制造行業走勢的報告中提出,小型化、專業化將成為制造企業發展的新特征。IDC中國企業級研究部研究經理胡向東告訴企業觀察報記者,當今的中國企業管理模式主要以業務為導向,依靠集中生產,規模生產來提高企業的議價能力,實現規模效益,減少企業運營成本。然而龐大的規模限制了企業的靈活性與反應速度,面對瞬息萬變的市場環境,企業往往無法及時作出調整,從而增加了企業風險,錯過市場機遇。“因此,小、快、靈再加上專注與極致才是未來中國制造企業生存與發展的出路。”
  
  “另外,企業在轉型升級的過程中必須重視制造業的服務化。因為,制造業服務化將成為企業轉型升級的主流趨勢。”胡向東解釋,在轉型升級與“兩化融合”的大背景下,中國制造企業正試圖擺脫因低端價值鏈所帶來的價格競爭,努力向價值鏈兩端延伸,研發、設計、營銷、售后、品牌管理和知識產權管理等服務環節的投入逐年增加。這樣做必將導致制造業與服務業間的邊界愈發模糊,兩者間的相互融合和相互依存將驅動傳統制造向服務型制造轉型。
  
  “在這樣一個轉型的過程中,中國制造企業需要將服務理念植入價值鏈每一個環節,以客戶需求為中心,為客戶提供端到端的服務,從而提升用戶體驗,才能創造源源不斷的價值。”他說。
  
  制造產業升級的中國模式
  
  在德國、美國等發達國家紛紛出臺重整制造業的國家戰略,重塑制造業新的競爭優勢的背景之下,中國發布了《中國制造2025》制造業振興綱要。這一戰略的核心,是要通過創新驅動實現產業升級,促進我國制造業轉型升級。要實現創新驅動,就必須清晰認識現階段我國制造業進行創新的外部環境、內部基礎與獨特優勢,深刻思考創新驅動制造業產業升級的模式與路徑。
  
  全球制造業創新出現了網絡化、生態化趨勢,為中國制造業升級提供了豐富的創新戰略要素
  
  20世紀90年代起,全球范圍內的企業創新范式逐漸發生轉變,由傳統的封閉式創新走向開放式創新,這一點在制造業尤其明顯。
  
  起源于90年代的制造業全球化,導致制造業開始在全球范圍內尋找最優分布,形成全球制造價值網絡。隨著技術復雜性的日益加深,技術生命周期變短,研發風險加大,這種封閉式創新模式已無法滿足現實需求。
  
  與此同時,知識和技術溢出速度加快,人才流動加速,信息技術快速發展滲透、知識產權制度逐漸完善,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尋求外部資源為己所用,開放式創新應運而生。開放式創新強調企業在發展新技術時,應同時將內部和外部的創意有機結合,并同時利用內部和外部兩條市場通道進行商業化推廣。開放式創新對企業的人才觀念、創新理念、商業模式以及知識產權管理方面都構成了新的挑戰。
  
  網絡化。互聯網技術飛速發展,為創新的網絡化提供了條件,使得開放式創新進一步發展。創新網絡化強調可將創新戰略要素的觸角遍布全球,利用全球創新網絡進行創新。
  
  生態化。創新生態化是以開放式創新和網絡化創新為基礎,形成的一種創新要素有機聚集,創新網絡節點相互鏈接、彼此依存、及時反饋、良性互動,以及核心企業能力持續生長的一種局面。創新生態系統具有多樣性、適應性和開放性。對中國制造業而言,真正的挑戰是企業自身也要具備一定的創新能力基礎,能夠在全球創新生態網絡中,識別、利用創新要素,探索新的應用,從而創造新的價值。
  
  中國制造業已經積累了較高的創新能力基礎,可以吸收、融合遍布全球的創新要素為我所用
  
  隨著中國加入WTO,中國的制造業融入全球制造業的價值網絡,整個制造業逐漸升級。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制造業規模壯大的過程中,也完成了“科技起飛”,積累了制造業的創新能力基礎。
  
  日韓國家的產業升級,都發生在其科技起飛之后。中國在2000年研發強度首次達到1%,在2013年首次超過2%,歷經13年中國完成了科技起飛。如今,中國是全球研發工程師最多的國家,每年申請的專利數量全球第一,每年的科技論文數量僅次于美國,列全球第二。這是中國產業中所蘊藏的巨大的創新能力要素,是中國制造業開展全球競爭的基礎。
  
  本世紀以來,中國制造在全球市場中有競爭力的行業開始向機床、汽車、手機、鐵路機車等高附加值行業挺進。美國康奈爾大學最新發表的《2014全球創新指數報告》顯示,中國排在第29位。報告認為,中國的創新能力正在快速提高,在創新領域的綜合表現明顯超出高收入經濟體的平均水平,未來幾年在榜單中的排名有望進入前10。中國已經開始進入全球創新的第一梯隊。中國已經成為全球創新的新熱土。
  
  受益于近十年來中國企業在創新能力上的積累,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把觸角伸到了全球,通過各種方式,開始整合全球的創新資源為我所用。
  
  一般而言,伴隨著FDI的發生,發達國家企業的先進技術往往會流入發展中國家,從而促進發展中國家的技術學習。反向FDI獲取技術創新來源與這一傳統模式有較大的不同,主要模式包括:直接在技術和創新密集國家投資建立海外研發中心、通過海外并購整合擁有先進技術的企業、通過風險投資介入新興產業等。
  
  逆向FDI的另外一個新發展是,以騰訊、阿里巴巴、聯想系投資公司為代表的中國企業爭相建立風險投資基金,投資硅谷初創公司。這一戰略投資的核心在于,在全球最具有創新活力的地方獲取資源,融入硅谷創新生態圈。這樣做一方面是圍繞其核心業務建立生態系統,另一方面是能在第一時間捕獲到行業內產生的“游戲顛覆者”,從早期加入到新的初創團隊和技術引發顛覆的過程中去。
  
  中國市場大規模、多樣化、持續升級特點顯著,為制造業產業升級提供了戰略縱深
  
  有別于成熟、發達的歐美和相對狹小的日韓市場,中國作為一個新興的發展中大國,市場需求規模巨大、需求層次多樣,產業升級將持續較長一段時間。這為我國制造業升級提供了廣闊空間。首先,中國各領域的巨大市場,將為企業新技術的孕育提供所必需的規模門檻。其次,中國市場上,不同產業技術水平參差不齊,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都要升級,但升級的需求重點會有顯著的差異。第三,由于市場需求差異大,技術的創新和擴散在行業都要經歷一個過程,企業將面對接力式的需求浪潮。
  
  我國高鐵產業即是一個利用本土市場規模與特點成功實現快速增長與能力培育,并建立全球競爭力的案例。截至2014年底,中國高鐵運營總里程超過1萬6千公里,約占世界高鐵運營里程的50%。高鐵走出國門,已經成為“中國制造”的一張名片。
  
  企業如此,產業也是如此。近年來我國工業機器人需求量呈井噴態勢,成為裝備升級的一大亮點。中國市場2014 年共銷售工業機器人 5.6 萬臺,約占全球銷量四分之一,連續兩年成為世界第一大機器人市場。其中本土供應商的銷量為 1.6 萬臺,其他來自海外供應商。由于我國區域發展的不均衡性,“機器換人”也將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并留給本土企業足夠的時間和空間,進行技術創新能力的積累和再創新。
  
  中國制造業產業升級:立足本土市場、整合全球資源、形成中國模式
  
  中國制造業是在一個新的全球化條件下展開的,中國制造業產業升級的國際環境條件、內部能力基礎和本土需求特征,決定了中國制造業將走出與其他后發國家不同的發展之路。
  
  縱觀全球各國產業升級歷史,企業的這一技術創新升級的模式與日韓等企業在上個世紀的升級模式有了根本的不同。在中國制造業升級的新時代,全球化進一步深入,產品、技術、人才和資本全球流動成為一個新的趨勢。在這樣的條件下,企業在全球市場上獲得創新資源,有三種方式,一種是在產品市場上通過購買核心零部件(如核心芯片)來實現,第二種方式是通過在要素市場上獲取關鍵戰略要素(如專利、專有技術或者人才)來實現,第三種方式是在股權市場上,通過獲取重要戰略創新資源的企業的股權來實現。
  
  在全球范圍內,中國規模巨大、差異也巨大的市場需求會成為全球創新生態體系演進的巨大動力,這為我國制造業的轉型升級提供了獨特的新路徑,即立足于中國市場的需求,整合全球創新資源,構建“立足本土,面向全球”的產業創新生態。可以預期,這樣的轉型升級的結果,將既不同于德國提出的工業4.0,與美國提出的先進制造體系也會有所差異,而是將走出一條適應中國市場特點的產業升級之路。
責編: 交流郵箱:[email protected] 打印全文
業務咨詢熱線: 0532-85998336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慧潤 Consulting 2008,All Right Reserved.魯ICP備05020491號
腾讯分分彩最新10期走势图